您目前的位置:首页 > 委属单位 > 黄金行业
新形势下再议黄金市场发展地位与定位
发布日期: 2017-08-22 11:36:39     来源:

 2010年六部委联合发文至今,我国黄金实物消费、交易、融资规模迅速增长,黄金市场蓬勃发展,切实满足了居民的投资理财和企业融资保值需求。在此期间,市场上也出现了不少疑问,特别是针对黄金市场发展与人民币汇率、金融去杠杆之间的联系。笔者站在商业银行角度,整理了过去一段时间对上述问题的思考,尝试从黄金储备、进口、租借等三方面厘清黄金市场的地位和定位。

 央行增持黄金储备,有利于国家金融安全和本币价值稳定

 (一)黄金储备有助于保护国家金融安全。

 今年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和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等多个场合,强调了“金融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防止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是金融工作的永恒主题”。安全、对冲风险正是黄金的主要特征,其高流动性也可应付突发危机时的临时资金需要,维护国家金融安全。

 2008年金融危机后,发达国家央行开始重视黄金储备对本币的积极意义。2009年,央行售金协议(CBGA)迈入第三个五年,实际售金量逐年大幅减少,甚至时有增持,与前两期明显不同。可以看出,金融危机中货币流动性突然衰竭的经验教训,以及非常规宽松货币政策对货币价值的冲击,让欧洲各大央行意识到黄金储备的重要性。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数据,2002年至2008年间,全球央行共减持黄金2813吨,而2009年至2016年间全球央行共增持黄金3257吨,黄金作为储备资产地位得到普遍认同。

 (二)黄金储备可增强货币担保能力。

 2009年,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撰文《关于改革国际货币体系的思考》,提出“创造一种与主权国家脱钩、并能保持币值长期稳定的国际储备货币,从而避免主权信用货币作为储备货币的内在缺陷,是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的理想目标”,本意指的是特别提款权(SDR)。

 细想来,黄金储备也可以满足部分需求。黄金与货币的最大区别,在于其非信用货币,具有独立偿付功能。一般而言,持有黄金储备,可为本国货币价值提供隐形担保,提升本国货币作为国际支付手段的认可度。由于黄金具有抗通胀性,也可平抑非常规宽松货币政策对货币价值的冲击。

 国际储备货币中,美元和欧元占比分别为62%和24%,对应美联储和德央行持有的黄金储备也分别排在全球前两位。所以,人民币若要成为全球主要结算和储备货币之一,增加央行黄金储备是重要途径,可提高隐性担保能力。

 (三)黄金储备可作为国家最后支付手段。

 面对国际收支情况恶化,本币贬值,央行往往选择增持黄金储备,作为最后支付手段。以俄罗斯为例,自2008年起,国际收支顺差和外汇储备停止增长,2014年开始加速下降,同期卢布不断贬值,美元兑卢布汇率最大涨幅达250%左右。据美国媒体报道,俄罗斯央行于2014年12月出售黄金储备43亿美元,当月美元兑卢布汇率最高升至近68的历史高位,后迅速回至52左右。截至2017年7月,俄罗斯央行在10年间增持了约1300吨黄金。

 商业银行黄金流动性管理并非人民币贬值的重要压力

 黄金流动性管理涉及来源和运用,从商业银行黄金业务开展模式分析,黄金来源主要是账户金沉淀或境外租入,再通过寄售进口至国内;黄金运用主要是实物金加工和黄金租借。

 (一)黄金进口对外汇储备影响非常有限,不会对人民币汇率造成实质性压力。

 从绝对规模来看,黄金进口金额占外汇储备比重非常小。根据《中国黄金年鉴》数据,我国2015年至2016年进口黄金共计2490吨,剔除制品出口和央行黄金储备增持量后,非官方净进口数约1736吨,按照两年的平均金价每盎司1190美元测算,折合约664亿美元,仅占 2016年底我国外汇储备规模的2.21%。

 (二)商业银行黄金进口增长趋势减缓。

 目前,国内黄金进口主要为商业银行渠道进口的成品黄金,进口规模受到自身实物金销售和账户金类产品净多头规模限制,存在上限。随着需求增长放缓,进口规模增长态势也大为减缓。此外,黄金进口还受央行直接管制以及购汇额度限制。

 实物金销售是驱动黄金进口的主要动力。由于我国国内黄金产量有限,多年来一直存在较大实物金需求缺口。以中国实物黄金消费与黄金产量的差额代表需求缺口,从商业银行黄金进口经验来看,进口量与黄金需求缺口正相关,基本随需求缺口波动而变动,起到“削峰填谷”的作用。

 账户金类产品净多头构成商业银行在境外黄金库存,部分黄金进口只是境外库存向境内的转移。从建行数据观察到,近年来,随着市场双向波动加剧,和账户金双向交易品种的推出,账户金净多头规模增长减缓、趋于平稳,更多受行情波动影响。如果出现净多头规模大幅下降,可能导致商业银行境外库存下降,进口规模被动下降。

 (三)实物黄金需求与人民币币值是同向关系,印证了不会对人民币汇率造成实质性压力的观点。

 2004年以来,我国实物黄金需求与人民币币值变动之间呈显著的同向关系。以美元兑人民币中间价为例,在2013年之前,人民币逐年升值,至2013年达到高峰,同期实物黄金需求也逐年增长,也在2013年达到历史高点,而2013年之后,随着人民币进入贬值区间,同期黄金需求也出现了显著下滑。

 从2015年至今,在人民币贬值加速的情况下,黄金需求并未爆发式增长,2016年同比负增长6.74%,其中首饰用金下降幅度较大。

 继续规范发展黄金租借业务,可充分发挥黄金的金融属性,带动黄金产业链良性发展。

 当前国内黄金租借总规模占总体贷款规模比重很小,风险可控,且有利于支持实体经济,降低社会融资成本。

 (一)黄金租借相对于整体信贷而言规模很小,难以形成重大冲击。

 2015年至2016年间,国内黄金租借总规模约5000吨,估算名义成交金额1.35万亿元,相对于我国约24万亿元的金融机构新增境内贷款规模而言,占比仅为5.6%,难以对我国货币政策传导和市场流动性形成重大冲击。

 (二)黄金租借业务相对透明,与影子银行有着本质的区别,利于监管。

 一方面,规模透明,租借过户均通过上海黄金交易所平台开展,监管数据频率高,不存在无序野蛮生长的土壤;另一方面,链条短,产品结构简单,大部分租借量直接投向实体企业,当前同业租借也已在收缩,占比将快速下降,业务整体更体现为实体经济服务的本源特征。

 (三)黄金租借已纳入商业银行信贷管理体系,风险可控。

 以建行为例,黄金租借已全额纳入信用风险计量,并计提风险准备,业务办理严格遵循信贷政策和流程管控,客户以产金用金企业为主,客户评级准入要求不低于同类流动资金贷款业务要求,并纳入客户整体授信额度管理。

 (四)黄金租借实际降低了客户融资成本。

 黄金行业具有资产规模大、毛利率低的特点,黄金租借切合了黄金行业的运营特点,较符合行业产业链上下游客户经营的融资需求,并且实际降低了行业客户的融资成本,有力支持了黄金产业链的发展。

 

 

友情链接